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军事

旗下栏目: 军事 教育 体育 网络

现实题材文学创作的逻辑起点与最终归宿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6-13
摘要:1964年4月,山西长治举行晋东南专区自编现代戏观摩演出大会。赵树理出席活动,跟演员们亲切交流。顾棣摄 1964年4月,山西长治举行晋东南专区自编现代戏观摩演出

原标题:现实题材文学创作的逻辑起点与最终归宿

  1964年4月,山西长治举行晋东南专区自编现代戏观摩演出大会。赵树理出席活动,跟演员们亲切交流。顾棣 摄

  1964年4月,山西长治举行晋东南专区自编现代戏观摩演出大会。赵树理出席活动,跟演员们亲切交流。顾棣 摄

  从1918年5月鲁迅在《新青年》杂志发表短篇小说《狂人日记》算起,中国新文学历史已逾百年。这个一百年,就文学作品尤其是长篇小说而言,现实题材创作一直代表着中国新文学的最高成就。无论是自有白话小说以来的新文化运动的百年文学,还是新中国成立以来近70年的文学,包括改革开放以来40年的文学,就其发展看,现实题材创作一直真实记载着中国现代化进程中的社会变革和中国人民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不懈奋斗,同时也切实反映出中国作家对社会发展的热切关注和当代文学在艺术上的革新进步。

  这一百年,是一部民族的大书。其中的章节,无论苦难还是辉煌,中国文学的发展脉搏始终与时代的发展同频共振。一代代作家不仅为世界讲述着中国正在发生的精彩故事,更为世界文明与人类文化的发展贡献着深刻的思考和独特的创造。这些都为我们站在中国新文学百年之后的新起点上,发展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学提供了重要参照。

  新时代的大幕已经开启。今天,我们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接近、更有信心和能力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自1840年近代以来历经磨难的中华民族,迎来了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历史性飞跃。新时代为现实题材创作提供了巨大的空间,而文学是否已经感应到这个新时代的来临?是否有迎接和表现新时代的自信和准备?作家能否敏锐反映中华民族正经历着的伟大发展进程和中国人民生活日新月异的深刻变化?我们的艺术方法能否准确而有力地呈现这个热气腾腾、充满生机的新时代,表达出人们的情感与思考?我们的理论家能否对新时代进行深度把握,并以新的理论创造回应这一新时代?我们的文学、艺术和理论能否在历史提供的千载难逢的机遇中,以不负时代的创造为世界贡献具有中国特色的新文学、新艺术、新文化、新文明?可以说,新时代每一个作家、艺术家、理论家都将面对这样的拷问。

  ■ 现状把脉

  现实题材创作与时代发展大潮之间存在不协调、不合拍的问题

  需要承认的是,面对新时代人民对于美好生活的更高要求,当前的现实题材创作与时代发展大潮之间仍然存在一定的差距。

  现实题材创作不同程度上存在着观念滞后和思想僵化的问题。部分现实题材创作仍然停留在对现实生活照相式、不加剪裁的机械照搬,停留在新闻素材的自然呈现,而非作者主体介入后对于客观社会生活的能动反映上。这使得现实题材创作滑向自然主义写作,不能真实反映人民生产生活的生动现状和人民喜怒哀乐的复杂情感。同时也由于一部分创作者对现实题材创作还存在误解,回避或放弃现实关注,偏向于写作技艺上的单独用力,使创作渐渐偏离现实生活,或者出现对现实生活聚焦不准甚至扭曲的现象。

  现实题材创作不同程度上存在着理论上的模糊认识和生活窄化倾向。有人认为现实题材创作就是问题式写作,从而以偏概全,只见树木不见森林,创作上先入为主,撇开真实的现实状况,而始终以有色眼镜看待生活。有人只见光明不见曲折,一味拔高,悖逆真正的现实主义精神,使现实题材创作流于浮泛、浅薄,失去打动人心的思想内涵与艺术魅力。

  现实题材创作不同程度上存在矮化人物塑造的现象。出于对以往文学中“高大全”式人物的矫枉过正,现在的一些创作偏向对于平民生活、边缘人物的塑造。平民形象塑造的确能够更加真切地看待现实生活的运行规律,问题在于平民群像塑造中多见人物生存状况的描述,少有人物的创造性气质和超拔性格的描摹。这使得文学中人物的英雄气概和理想人格表现不够。作家如果对人类的理想人格失去了写作自信,现实题材文学则很难给出代表一代人的真正的“人格”。

  现实题材创作不同程度上存在着创新不足和艺术手法老化的现象。或混淆现实题材与现实主义两个概念,或长期以来对现实主义的理解过于狭隘,无视现实主义的发展性、广阔性和再生性,导致现实题材作品显得面目老旧、风格单一、魅力不足,叙事上的粗糙和艺术上的懒惰,极大阻碍了现实题材创作的内在创新。

  近年来,我国长篇小说出版量呈逐年上升态势,可用“井喷”来形容,满足了不同层面读者的文化需求。但同时也应该清醒地认识到,量的增长只是繁荣的一个方面,质的提高才是文艺的本质要求。面向新时代,如何克服阻碍现实题材创作的种种倾向,在理论上给予正确的引导和有效的推动,理论评论家要做的工作还很多。“欲知大道,必先为史”。今天我们站在一个全新的起点上,有必要进行一番梳理,以汲取经验,认清来路。

  ■ 经验借鉴

  鲁迅、茅盾、赵树理、孙犁、柳青的创作实践表明,好的作家始终敏锐地把握时代进程,始终与人民情感深度共振

  1918年5月鲁迅发表《狂人日记》,以第一部现代意义白话小说问世为标志,拉开了新文化运动文学实践的大幕。同时期作家茅盾评价它是“前无古人的文艺作品”,并在1935年10月《中国新文学大系·小说一集》导言里,称“鲁迅的《狂人日记》在《新青年》上出现的时候,也还没有第二个同样惹人注意的作家,更找不出同样成功的第二篇创作小说”。这足见鲁迅小说的开创性。

  时隔百年再读这部小说,其价值绝不只是表现在艺术形式的独一无二,还在于作品对现实的倾情关注。《狂人日记》将现实与艺术完美地结合,表达了那一代人对当时中国社会的忧思。回望鲁迅的《呐喊》《彷徨》,无不是针对现实而写就的,无不呈现出一个作家对于现实的深度关怀。

  《故乡》,写“我”与闰土从两小无猜到形同陌路,也正像茅盾所言,“是悲哀那人与人中间的不了解,隔膜。造成不了解的原因是历史遗传的阶级观念”。《阿Q正传》生动描绘了旧式农民的两重性格及国民的“精神胜利法”。《祝福》更是写出了女性在“父权”“夫权”的桎梏下对于自我灵魂无所依归的恐惧。《孔乙己》和《孤独者》写出了旧式文人、新知识分子的无路可走与精神沉沦。鲁迅的“开创性”价值,正在于他对现实的介入之深。

  从鲁迅的小说中,至少可以抽出三个线头。

  一是对农民问题的思索。《故乡》《药》《阿Q正传》呈现了闰土、华老栓和阿Q们的生活与精神双重贫瘠的世界。他们的形象已然跃出了浙东市镇的乡土,而成为当时中国农民的一种写照。

责任编辑:采集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