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军事

旗下栏目: 军事 教育 体育 网络

"海归"献身抗战的桥梁专家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6-14
摘要:东方网-区域频道-古瀛人物|钱昌淦——

  上世纪三十年代初起,随着日寇步步入侵,反抗日本侵略成了中华民族第一要务,海外学子踊跃争先,纷纷回国投身抗战大业,崇明人钱昌淦就是“海归”抗战中的杰出人物。

  留学外洋回国报效

  钱昌淦(1904~1940)

  字少平,崇明城桥镇人,中学毕业后考入北京清华大学。他聪明内秀,埋头攻读,心无旁骛,成了清华园里德、智、体兼优的学生,得到了赴美国留学的机会,在纽约州特洛伊市伦斯勒理工学院深造。他学的是民用工程学桥梁工程专业,1925年获得学院最高荣誉——桥梁工程专业土木工程师。

  在理工学院学生时期,钱昌淦认识了美丽的美国姑娘爱丽丝·莱德,由相识到相知到相爱,应了中国一句古话——“有情人终成眷属”。一对异国恋人在1929年喜结良缘,婚后相敬如宾,有了爱的结晶,生下了两个儿子——老大艾伦,老二菲利普。

  “九·一八”事变起,东北沦陷,日寇得寸进尺,在上海炮制了“一·二八”事变,又将侵略魔爪伸向华北,民族危机与时俱增。

  远在大洋彼岸的钱昌淦,心存祖国的安危,虽在美国建立了美满幸福的小家庭,又有理想的工作、丰厚的收入,其乐融融,但“留学海外、回国报效”的思想深植于心,他毅然决定回祖国去,以学得的知识为国家建设服务,为反抗侵略添力。

  深明大义的爱丽丝·莱德夫唱妇随,告别父母亲友,与钱昌淦带着两个孩子来了中国,一家人住在上海。

  钱昌淦利用自己桥梁工程专业的专长,在父母亲的帮助下,开设了东亚工程公司,自任总经理,招揽桥梁的建造、修建,以优质、高效、诚信的服务品质得到客户称道,在上海滩上站稳了脚跟。

  钱昌淦美国留学的伦斯勒理工学院是英语系国家及全美国最早的理工科大学,被誉为美国理工科教育的基石,他又以学院的最高荣誉工程师学成回国,上海交通大学慕其名,聘请他担任土木工程学院讲师。

  钱江大桥有功之臣

  中外闻名的钱塘江大桥,由当代桥梁专家茅以升担任总设计师和总工程师。钱昌淦是设计者之一,并由他的工程公司承包建造长288公尺的北引桥全部工程。

  钱昌淦按总部要求,就北部引桥的建造详尽设计,递交总设计师茅以升核准。

  1934年8月8日,钱塘江大桥开工兴建。就在这一年,钱昌淦第三个儿子乔治出生了。他给取名祖杭,因其出生在杭州建桥时,故名,又给出生在美国的大儿子艾伦取了中国名字祖美。

  夏去冬来,钱昌淦不论风雨寒暑,坚持奋战在建桥现场。工程末期,全面抗战军兴,淞沪大战打响。为集中精力、时间建桥,他毅然动员爱妻带着三个儿子回了美国娘家,自己在工地上也可少了些牵挂。

  大桥横贯钱塘江南北,是连接沪杭甬、浙赣铁路的交通要道,于军需而言,又是极其重要,早一天建成,效用与价值不可限量。为确保质量进度,钱昌淦的吃与住也都搬在了桥头。

  1937年9月26日,钱塘江大桥顺利建成,钱昌淦与他的公司立下了汗马功劳,茅以升在《钱塘江桥工程记》中有载:东亚工程公司钱昌淦、夏彦儒,无假期,无昼夜,悉力奔赴,艰危不辞,始终其事,各有贡献,遭遇万难,而卒底于成。公司监工王贤良、机匠袁明祥,工人王德元、陆才明四人,因公忘身,遇难殉职。

  同事的回忆文章中,一致肯定:钱塘江大桥之完成,钱先生实出大力。

  钱昌淦尽心竭力于钱塘江大桥,顾不上他的公司,不及转移财产,更谈不上内迁,随着上海的沦陷而破产了,真是为国家而舍小家,亲友表示惋惜,他慷慨而言: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设计建造新功果桥

  钱塘江大桥建成后,钱昌淦调往首都南京,出任交通部技术厅桥梁设计处处长。

  上海失守,南京告急,国民政府决定迁都重庆,钱昌淦跟着到了陪都。

  修筑滇缅公路浩大工程展开,至1938年8月底通车,澜沧江上架起了连接两岸的功果桥。

  由于功果桥设计荷载能力低,载重汽车上桥后必须过了一辆才能过另一辆,难以适应日渐增加的战时运输任务。1939年1月间,交通部指示滇缅公路运输管理局,组织功果备桥工程处筹建新桥。

  考虑任务繁重,交通部收回成命,组织了以技术厅桥梁设计处处长钱昌淦、副处长唐文悌为首的澜沧江桥工程队,负责建造新桥,钱昌淦为设计师。

  钱昌淦临危受命,马不停蹄赶去澜沧江边考察,把桥址选定在功果桥上游700米处。

  5月间,钱昌淦如期设计完毕,为H—10级加劲桁构钢索吊桥,全长135公尺,名为“新功果桥”。

  所需建桥材料是向美国订购的,计划先运到中转站缅甸仰光,再由仰光运回国内。

  为此钱昌淦把办公室直接安在了仰光,在那里等待材料抵达验收,转运国内。几个月里埋头繁忙事务,足不出户,直到离开仰光时,他连住地旁的商店都未进过,更不要说浏览仰光街景了。

  建桥最重要的纲缆全部到仰光后,钱昌淦亲自逐一检验,亲自押运回国到工地,一路上栉风沐雨,废寝忘食,裤腰带宽了好几寸。

  开工建桥后的17个月时间里,钱昌淦整天忙碌在工地上,组织施工、督查进度、检验质量,或是与工人、技术人员一道,边劳作边听取意见,竭诚付出,再苦再累无一句怨言,唯一的心愿是早日竣工,多一条运输战备物资的通道,为抗战建国添力。

  1940年11月4日,新功果桥建成通车,彩旗招展,锣鼓喧天,欢呼声中,满载军需的大货车,一辆接一辆稳稳当当从轿上驶过。

  人丛中却没有钱昌淦的身影,副处长唐文悌及工程师王序森、刘曾达、李宗达脸上爬满了泪水,是喜极而泣,又是掩不住的悲伤神情,旁边的员工、民工似有所觉察,面容变得肃穆起来。

  为国捐躯业绩永存

  就在新功果桥竣工前的6天,钱昌淦不幸以身殉国。

  建造中的新功果桥,屡遭日机空袭,多次炸坏,敌机一走,钱昌淦就已出现在了现场,组织抢修。炸了修,修了炸,再炸了再修,已成了平常事。

责任编辑:采集侠